当前位置:首页 > 民生工程 > 话说民生
背景颜色:       

【群众话民生】话民生看学校

【字体: 】 【编辑日期:2018/6/6 11:56:15】 【来源:民生工程】 【来源:泗县人民政府】【阅读:

用结实光滑的木板扣成一个长方形的框,厚度在10厘米左右,叫土块模子。把掺进麦糠和好的泥巴放进去,用手按实,沾水把上面抹平,端起模子来,地上就做出了一块长方形有棱有角的土块,半干后,掀起来,用镰刀削去底面和四边上沾上的多余的泥土,晒干后,一块一块摞起来待用,就像老城墙上的大砖块一样。上个世纪垒墙、盖房、垒炕、垒土凳都用它。

上个世纪七十年代,我上小学和初中,从这个学校到那个学校,上课趴的桌子,都是用这种土块垒起来的。土块垒放好用稀泥泥上缝,上面和外端也用稀泥泥平,凉干,这就是那时我们学生的课桌。一口透风的土墙草房子,几十个连在一起成排的泥课桌,几十个自带的木墩或小板凳,迎来送去一届又一届的小学和初中生。记得上小学三年级那年,邢陈小学没有房子,就把拴牛的牛屋打扫一下,垒上土课桌,我们就进去上课了。窗户小,墙也矮,我们在那个教室里,两眼乌鸡眼似的盯着黑板,还是看不清。正是学生字的当口,我把字左下边加了一竖,老师把我叫到黑板前,用手指点着我的额头,脑后勺撞到挂起来的木黑板上,咕咚咕咚地响,点了几次,我也没看清老师是用一指禅二指禅还是几个指头齐上阵。这是我上学三年以来唯一一次受到的体罚,刻骨铭心。体罚过后,还是老师在黑板上一笔一画地写出来,让我靠近看清才记下来。

上了初中,到了白庙小学。那时白庙小学和不少小学一样,也办初中,叫小学戴帽子。我升级到初二,缴不起八块钱的学费,学校当然不发课本和作业本,我在班里坐了一个星期,老师反复催交学费,我就每天回家哭着脸要钱,家里确实也没有。父亲刚去邢陈小学当临时工为学校做水泥瓦,学校正好也办初一,父亲对我说:家里哪有钱缴学费呢!邢陈小学搞勤工俭学,学生上半天课,用机器打半天稻草绳,你回来重上吧,不收学费。我含着眼泪,搬着板凳,极不情愿地到邢陈小学,又读了一年初一。穷,伤了我那时的自尊心。好长时间我不敢与其他同学玩耍。

第二年初一又砍掉了,我和同学们一起又到白庙上初二。桌子还是土课桌,干天室内地上被踩出灰土,一次我被老师批评,伏在桌子上啜泣,眼泪滴在地上,扑答扑答,灰土都被贱起来。我家离学校10里左右,中午放学跑步回家,喝两碗稀饭,赶紧又往学校跑,因为无馍可带,又怕迟到,天天如此。考师范体检,我查出了胃下垂。

1983年我师范毕业后,被分配到老山初中教书,学校在空野里,没有院墙,教室是用石块垒起来的,窗户夏秋季节无遮拦,冬春季节,师生动手用小石片垒起来,用泥巴糊上。整口教室黑乎乎的,只有黑板前敞门透进光亮。夏天狂风暴雨,从窗口卷入,只好停课,师生躲起来,风停雨住才能再上课,但脚在薄泥里。老师的宿舍原是石片盖起来的仓库,里面用秫秸夹起来隔开,三间仓库中间秫秸走廊,住着4位老师,另一间是油印室,臭虫在秫秸上蠕蠕地爬,不注意身上就被咬起包。窗户无框,三五根木棍,用泥巴固定,就算防盗设施。

后来又调到几个单位,学校办学条件不断改善。随着我县民生工程的飞速推进,全县面貌一天一个样。作为民生工程之一的教育,近几年变化更快,一个游园项目130万元,彻底改变了墩集中学门前的面貌,八米宽的水泥路,与s049道路相接,师生和学生家长出入任我行,天黑了,道旁路灯亮起来如一排明珠,成了一道十足的风景。校园里,每口教室里十来支电棒,确保学生视域无障碍;班班通设备,老师完全能够告别一支粉笔写春秋的教学模式,沥青跑道,4个篮球场,教学楼前近2千平方米的活动场地、单双杠、爬梯,足够师生们大展身手;宽敞的食堂可供300名同学同时就餐,学生宿舍内外明净,院内绿地被水泥路分割方正;近千平方米的停车场,保证师生车辆有序整齐停放。现代化教学设施——录播教室,这节课送走一班同学下节课又迎来一班的同学。声、光、影、动态画面在老师的操控下,调动学生多器官参与学习。琴室,唱歌室、舞蹈室、美术书法室、体育室、阅览室、儿童之家,心理咨询室,——让素质教育落到实处,保障学生健康快乐成长。一所乡镇中学,近年来投入近千万元,改善办学条件,千家万户子女受益,真是大手笔,大功德。

随着民生工程的推进,农村学生每天享受到4元营养餐补贴,住宿贫困生生活费补贴足以保证学生在校吃饱吃好,上不起大学有助学货款,确保一个学生都不会因为经济困难而辍学,生在这个伟大的时代,现在的学生真是幸福的一代,不仅他们,连他们的家庭,也绝对不会因为吃穿住发愁,民生工程彻底保障了学生们享有的教育权利。

从土课桌到现代化教室,从没有课外书到网上用不完的海量信息,从饥饿到营养餐,从一笔一本一书备课到电脑办公,学校的变化今昔相比天壤之别,我见证了全过程,我为党和政府的民生工程点赞,我们的老百姓,我们的大中小学生能不为民生工程伸出大拇指?

(泗县墩集中学 张立虎)